知否知否全文免费阅读 和漂亮的邻居教师作爱

这日小寒,雪女当值,天上人间皆是一片白茫茫。不世境里,天机处众人在一片仙气缭绕中挥汗如雨。玄乙:“快快快!我的毛肚掉了,哪去了哪去了,再不捞起来就老啦!”只见他捏着长筷在大铁锅里捞来捞去。玄敏玄棋等人完全不搭理他,各自涮烫自己喜爱的吃食。没错,大家正是一起煮着火锅。

火锅这等又热又辣的吃食,大家基本都爱配点清茶水果,解油辣。而这天机处有一股清流,那便是谢玄机了,这厢她配着一壶老米酒,挑着好几根鸭肠正往锅里放,抬头就是一口酒,低头就是满嘴肠。你以为她不辣不热?看看她把袖子撸得,满头青丝尽数拢起,露出一截细长的脖颈,前裙摆被扎进腰带。活脱脱一个市井凡人。

她嗜酒如命,房间里有好几列酒架子。至于味道,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品不出来,任何酒在她嘴里,都是无味的。而来不世境的这么多年,她搜集各种美酒佳酿,原因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仿佛有一种执念……她喝酒都是随手拿,看缘分,今天随手拿的这老米酒也不知道多少年份了。她只觉有些上头,平日她也是斗酒的一把好手啊,于是她心想绝不能让大家看出来,免得落下笑柄。想如今这些老神仙,挂着上好的面皮,看起来倒是年轻美貌,活了却早就不知多少年月了,这天界规矩束缚人,日子久了大家的趣味也就有些千奇百怪的。

她迅速把自己爱吃的涮烫吃完,抹抹嘴站起身:“哎呀,今天我还有个重要命理要做,大家慢慢吃,我先走一步啦!”说着就准备开溜,免得到时候醉了出丑相。玄乙和玄机关系最好,他眼神一瞥就知道她是喝高了,但也不戳穿,表面上由她去了。

这不世境处在大罗天,是三十六天最顶层。与清微天的形形色色不同,大罗天除了不世境的天机处便再无其他仙府仙殿。天机处的中心是命机阁,却从未开放过,众人各有房间,平日里天机成员们要收集、整理、书写命理,这些命理都是超出天道轮回的。就是那些所谓的变数,但是任由变数发展到不可掌控,是上位者不能容忍的,所以便有了天机处。天机众人没有之前的记忆,明明都是神籍,却过着小仙一样的生活。他们在很久以前的某一天被抹去记忆,聚集在命机阁前,天帝在阁前阶梯上宣布他们的使命,赋予他们新名。于是他们便日复一日重复修改追踪着各种变数。但是天界本就有司命主掌凡间,他们要管的,便是除却凡间之外的神魔妖仙了。而这四类,各有修炼道,一般也脱离凡人那么多爱恨嗔痴,变数较少。所以天机处的工作实在是非常轻松,众人大都各自在房间工作、修行,追求自己的境界。然而自从谢玄机来了之后,一切清修都被打乱了。她是百年前来到天机处的,是个完全的特例,她拥有很多之前的记忆,不仅是成神之后,还有成仙之时、为人之时,不过大都是无伤大雅不会威胁到天机处使命的记忆,并且只有大概轮廓而已。这种记忆的错误穿插,天帝美其名曰“天的善意”,由她去。比如她说她记得凡人一种打发时间的游戏叫搓麻将,后来命机阁前的小广场四角便安上了几个小方桌,每逢闲暇,方桌便是“高朋满座”。众神严肃周正,仙气飘飘地搓着麻将。谢玄机和玄乙的友情便开始于搓麻将,谢玄机手气极差,每次都给玄乙放炮,让后者日复一日变得傲娇。好好一个正神,赢钱赢得一天乐呵如土地主般,逐渐有了三分人的放纵天性。又比如,她为大家展示了火锅的吃法,让众神又爱上了吃火锅……

谢玄机回到房间,坐到书桌前,她确实是有一本命理要修改的。依稀记得是天后亲手把这本子给她的,还嘱咐她今日内修改整理完毕。可是一来火锅聚会早就约好了,二来她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喝高了。但是任务还是要尽快完成的,她抹开命理册的禁制,开始用神识搜寻漏洞。此乃上古正神太音,原本早已在数万年前自我消散了的,可是近百年又让天帝感受到了他的一丝气息,似要轮转归位。与之对应的命理谱也悄然生成,由天后摄去翻阅,才惊觉那气息中大半凡气大半神气,却还有一缕极薄的魔气。上古正神早就消散无几,若是太音这缕气息魔化,那可是是不得了的大魔头,能对付的人怕是难找,三界必将大乱不可。于是谢玄机的任务便是搜寻出太音命理的漏洞,修正一下,引导其往正,避免魔化。

谢玄机只觉头大,本就喝高了,这命理丝线又尤为复杂,各种覆盖交叉,她需要极其费劲地一层一层搜寻。不知不觉间夜神出来当值了,不世境的月光和日光都极强,所以建筑多为玄色以求遮光。眼看今天就要过去了,终于谢玄机找到了一处有些微赤紫色魔气的地方,赤为雌、紫为魔,是一个带有魔气的女子名字无疑,可是上面还有许多缠绕的命理线,看不清字。她努力集中神识破解开那一团命理线,隔了大概一盏茶,终于破开了。她正待动手修改,“咚咚咚!”一阵敲门声,“谢玄机你还活着吧?来,本大神给你弄了碗醒酒茶,赶紧起来喝了!麻溜利索地。”“……”本来头脑就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谢玄机,神识在门响的一瞬间跳跃了一下。这一跳跃,后果比较严重。那个名字被不小心地,抹掉了……

谢玄机收回神识按着脑袋去打开门,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实在不知道这尊大神为什么神经这么大条。玄乙看了只以为她实在喝高了,把碗朝她面前一递“喏,快喝了。”谢玄机盯了他一会,憋着一口气长长地吐了,说:“玄乙大神,或许您知道我刚刚在做什么吗?”玄乙轻轻一笑“哎呀不是我说,喝不了就不要喝那么多嘛。早就跟你说喝酒要有个度的,现在喝多了不舒服了吧。”玄机深深地翻了个白眼,一字一句地缓慢道:“我在改命理。”玄乙听完眉头一跳,但还是故作轻松道:“哈、哈哈哈。辛苦了啊。我应该没有影响什么吧。哈哈哈,嗝。”谢玄机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我也很希望你没有影响什么,但,事实上出了大事。命理谱里的名字被你一敲门,我一晃神,就抹掉了。就那一瞬间……”玄乙当然知道命理谱里的名字有多重要,听到这话也是一下白了脸色,一时没了言语。他虽然平时和谢玄机说话不正经,但他却有他所追求的境界,那就是去到三十三重天,向老君学习炼药。别人不知道,但谢玄机知道。他在一次命理推演中找到了一点自己的记忆,他看到自己的修炼之路。他来自茶花一族,他们的体质大多很差,成仙成妖都极为不易,连年来日渐凋零。而有点灵性成了形也大都被奴役。作为一个成神的茶花,他莫名觉得自己有一种责任,要改善茶花的体质,让茶花也能平等地修炼。而改善体质极耗费神力,他一神之力,不足以挽救一族,最好的方法就是仙丹了。按照他和天帝的谈判,不犯错的话,他还有几十年的光阴就可以去太上老君那里当学徒了。可是现在……

如今犯了错,谢玄机没喝他的醒酒汤,酒也醒了大半。她自然知道他的难处,稍微思量过后,一拍他的肩膀:“你快回去,不要跟别人说你来找过我。降罪了我也不会说出你的,反正主要还是我自己喝高了,改命理也忘记把隔世结界升起来。大错在我,你只是恰巧路过,就是这样。你走吧。”说着便把醒酒汤收了,把玄乙往外推走了。玄乙走了两步停下,回头像是还想和谢玄机说些什么,谢玄机却不给他机会,转身回屋就把门关了。玄乙看罢,终究还是摇摇头走了。

一夜无眠。这一夜谢玄机过得尤为漫长,只觉早该天亮了,房间里却还是一丝光亮也无。辗转反侧许多回,谢玄机索性坐起来入定,静待天帝的惩罚令了。神识流转了好几个周天,谢玄机终于感到不对劲了,这天,早该亮了。她翻身而起,披上外衣走出门。却发现始终有一团黑暗围绕在她身边,而周围皆是大亮,众神也都你来我往做着自己的事。却没人注意到她,她试着和迎面而来的玄敏打招呼,却发现她自顾自走过,完全没看到自己的感觉。谢玄机心狠狠一沉。她匆忙跑起来到处打招呼,却无一例外。又跑去找玄乙,却发现玄乙和众人一样,都好似看不见她,听不见她。对谢玄机来说,这种感觉是最要命的。曾几何时她就是这样的活着,站在人群中央,大家说着笑着,她也笑着,想说话,但是没有人理她。就好像现在的她一样,是透明的。这种格格不入的孤独感像蚂蚁一样啃噬她的心脏,很多人在这种啃噬下痛哭甚至失去自我。而她,也曾痛苦流过很多泪。但却是受不得压迫,从内心深处迸发出了惊人的力量助她战胜了这种恐惧。这好像还是成仙之路的故事了。很久远很久远,但是怎么,像是发生在昨天呢。

谢玄机想笑,可是笑不出来。这惩罚来得真是快呢,而且如此狠厉决绝啊。“真是要命呢。”她想。她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孤独啃噬的酥麻和疼痛,也早就战胜过了。她想,如今的一点心痛,不过是微风拂过的一点涟漪,轻漾而已。她已成神,神是不会轻易流泪的。因为神的眼泪,就是神的劫数。神应劫,天地通,成与灭,一念而已。她这样想着走了许久,抬头想看看时间,盯着那高悬的太阳,被眼前的黑暗隔开,她居然能直视金乌之辉了吗。这下她真的笑了,可是在她笑开的刹那,她却恍然感受到了脸颊有一丝冰凉划过。她不敢相信似地,抬手摸了摸,指尖有水。伸出舌头舔了舔,“居然是咸的……眼泪吗?”“我……竟是应劫这般的罪过吗。”她的表情略显苦涩,只是略显。

很快,她便被拘去了清微天议事殿。天帝天后高坐在上,天帝瞥了她一眼淡道:“既是你的过错,便由你自去纠正。”天后比较兴奋,两眼放光道:“一定要无所不用其极呀!”

原来,太音的气息包含大半凡气,便是他的气息会投身凡界,而那丝魔气,加上谢玄机看到的作为猜测。便有可能是太音大神在凡间的姻缘了,怕是会爱上一个魔界女子,以致魔化。这类神魔去凡间,司命是管不到的。只能天机处自去纠正,其实以前也有过,不过去纠正的人都会从天机众人的记忆里抹去一段时间,免得他们徇私帮忙改命。正如谢玄机现在经历的,她是要下凡去亲自纠正了……

冥界,奈何桥上。孟婆正打扮成黄口小儿的模样,咿咿呀呀摇着拨浪鼓。孟婆是个变妆控,实际年龄不知道多大把了,每日想些新点子。为了变得够彻底不被影响,她还委托了一个过桥的木匠,好像叫鲁班的。做了个机关,桥头上每到一个生灵就自动喂食一碗孟婆汤,她只须每日变妆前熬好孟婆汤灌入机关即可。

孟婆是清闲了,可苦了谢玄机了。虽然上头已经给过冥界通知了,让谢玄机带着记忆轮回。孟婆自然也接到了,可谢玄机执念着她的美酒,硬是悄悄贿赂了一下押她的天兵小哥,说是回去拿了好酒分他一半。这天兵小哥也是个经不住诱惑的,在谢玄机热烈的眼神下同意了。于是谢玄机就回去收了几壶好酒带来,到了冥界,冥王夜无极收完她大部分的神力后拦住了她。“谢玄机?”“正是本小神。”“听说你是喝高了误事的,还敢带酒?”“呃……”原本开玩笑似的夜无极却突然正了脸色冷漠道:“没收。”夜无极也是极尊贵的一位中古神了,与上古神有不少交情,想必他也认识太音,对谢玄机这种喝高了犯的错本就有火。哪知这谢玄机还死性不改,下界轮回还要带美酒,真是气煞他。于是他只打发了一个冥卫带她去奈何桥。经过这一番,离约定的轮回时间也过了不少了,孟婆早就等的不耐了。这奈何桥每天要过那么多生灵,有特别提醒不喝汤的也曾有那么几个,但大多是极有因缘,须冥王亲自领着来,不怕出错。可是她没想到谢玄机一来就得罪了冥王,只由冥王亲卫押着来。上桥前孟婆倒是多看了一眼,只不过一眼。等冥卫喊出来时,谢玄机已经被强行灌了大半碗孟婆汤了。孟婆立马让机关停住,却也无力回天。便差人去问夜无极,夜无极听了只轻笑道:“怕这就是她的命数,且由她去。”

谢玄机便这样被推入了轮回道……

热门精选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