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孕催乳剂 乖皇叔这是在疼你

“一轮秋影转金波,白塔红桥小艇过,醉淋漓便是好水墨。世人匆匆低头过,湖光山色奈若何?待时回首风景蹉跎划过。功名与利禄痴人最多,对酒当歌能有几个?”

山水泼墨之间,隐隐萦绕着醇厚的酒香。那轮清浅银亮的白月悬在那里,仿佛也被酒染着醉了,朦朦胧胧恍见人舞。

“墨醉……莫醉……莫罪……”

刚从千秋堂晃出来的段爵小心翼翼地趴在酒吧的门边,偷偷往里面看了两眼,发现这里没有他想象中酒吧里人来人往的景象,便壮着胆子迈开步子,眼一闭心一横,走了进来。

请不要说我们爵儿的举动太过夸张。作为一个从小就严守中小学生守则并每日晨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孩子来说,背着爹妈来酒吧什么的,可是人生一等一的大事。

……尽管他早都成年离家了,但是这么多年,他也习惯了这种平淡的生活方式。朋友约酒他是一概不去的,自我放飞他是觉得太累的,借酒消愁他是从来没……好吧,现在有了。

“你们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看不见……”

段爵攥衣角心里默念,忽然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在千秋堂里的那身汉服,又望了望酒吧里的人竟没有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一边想着果然高档酒吧里的人也处变不惊,一边一屁股坐到了酒吧柜台边点了一杯酒。

在他第四次和调酒师交流失败后,他恍然想起来,他们,是真的看不到他诶……

他忘了他还是个魂。qwq

段爵很惆怅。非常惆怅。特别惆怅。

家里祖父手术事故瘫痪,爹妈争吵,学校论文艰难合格,出来放风被人搭讪,现在……连想喝点酒都喝不了……

他仗着别人看不见他,用手把吧台后的妖孽调酒师的脸戳了又戳,戳了又戳,戳着戳着就悲伤起来,手却没停。

外面的世界繁花似锦……自己的家里冷冷清清……可是无论在哪儿都没有一个我的归所。

陈行褐消失在千秋堂后,一转念想起自家老爸最近谈的一个蛮重要的项目在今晚两方大概要见个面……反正闲来无事,去看看也无妨。

陈行褐脚刚沾地,一恍神间看到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转过身就看见刚才那个噎了自己一把的男孩正紧张兮兮地走了进来。陈行褐有些好笑,这么大个人来个酒吧就跟上战场似的……老墨这家伙开的店就这么吓人……?

陈行褐打量了一下店里和千秋堂异曲同工的装修,心下了然……也怪不得他……(作者狂吼:你了然什么啊了然!这叫中!国!风!格!)

陈行褐见他似乎没注意到自己,反而在吧台前和老墨说着什么。他没再多想,抬脚找向了自家老爹。

前天老爸和他说过一嘴,是二楼那个包厢来着……?悠荒室?幽篁室?下次见到那个臭老板一定要投诉他,这都什么破名字。(作者狂吼×2:破什么破啊破……?!狗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陈行褐在二楼寻找着,经过卫生间时竟隐隐约约听到了自家老爸的名字,借着灵魂之身的便利,他走进卫生间,清楚地听到了那人的话。

那人仿佛是在和别人在电话里谈着什么,他只清清楚楚地听到:

“陈扬这个老家伙真不好骗……要是成了这下可真是赚大了哈哈哈哈哈……”

酒吧里的伴乐又唱了一个轮回,咿咿呀呀地唱着:

“……功名与利禄痴人最多,对酒当歌能有几个?”

热门精选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